五月天激激婷婷大综合,好妈妈免费高清在线观看 ,亚洲国产99精品国自产拍,日本JAPANESE漂亮丰满
<strike id="ysxro"><pre id="ysxro"></pre></strike>
<table id="ysxro"><th id="ysxro"></th></table>
<sub id="ysxro"></sub>
<em id="ysxro"><source id="ysxro"></source></em>
<big id="ysxro"><address id="ysxro"></address></big><form id="ysxro"><span id="ysxro"><option id="ysxro"></option></span></form>

      <sub id="ysxro"></sub>

    1. <wbr id="ysxro"></wbr>

      北京電旗股份受拖累IPO暫停 三度踩雷中介機構?

      由于踩雷中介機構,IPO市場又出現了“中止潮”。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在此次“中止潮”中,北京電旗通訊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電旗股份”)較為特殊,公司此前就曾兩度受中介機構拖累而導致IPO暫停,這也意味著電旗股份此次創業板IPO已三度踩雷中介機構。記者注意到,接連被中介機構拖累的情況下,電旗股份IPO進展也頗為緩慢,早在2019年6月就開始沖擊A股,如今歷時超兩年半,卻仍停留在問詢階段。經Wind統計,相比同期受理企業,電旗股份已然成為“掉隊者”,邁普醫學、漱玉平民、普聯軟件等多股早已實現A股上市。

      受中介機構拖累IPO再度暫停

      電旗股份IPO再度按下了“暫停鍵”。

      深交所表示,因電旗股份會計師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根據《深交所創業板股票發行上市審核規則》第六十四條的相關規定,決定中止其發行上市審核。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這已并非電旗股份首次踩雷中介機構。

      據了解,電旗股份創業板上市最初聘請的審計機構是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簡稱“瑞華”),不過因自身經營原因,瑞華IPO審計團隊全部離職,為了保證公司審核進度,2020年9月18日,電旗股份申請中止IPO審核,決定變更會計師事務所。之后,該申請在2020年9月23日獲得深交所受理。

      歷時3個月,電旗股份變更會計師事務所為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并完成財務資料更新,公司IPO在2020年12月22日正式恢復。不料,電旗股份如今再因會計師事務所導致IPO中止。

      被兩會計師事務所拖累IPO進程之間,電旗股份還因踩雷保薦機構也導致過IPO中止。

      具體來看,電旗股份的保薦機構是國融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融證券”),在前次IPO恢復審核僅三日,深交所2020年12月25日披露稱,因并購重組業務涉嫌違法違規,電旗股份保薦人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根據相關規定,中止其發行上市審核。

      對于國融證券被立案的具體情況,深交所彼時并未詳細披露,不過,上述情況電旗股份曾在新三板市場進行過說明。

      據電旗股份在新三板市場披露的公告顯示,國融證券涉嫌在退市富控(彼時名為富控互動)重大資產重組盡職調查過程中未勤勉盡責被證監會立案,公司創業板IPO中止。

      2021年3月22日,深交所官網顯示,電旗股份和保薦人根據相關規定已提交恢復審核申請,根據《深交所創業板股票發行上市審核規則》第六十六條的規定,恢復其發行上市審核。獨立經濟學家王赤坤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中介機構被立案,對于IPO企業而言已經不是實質性障礙,此前也有過類似情況,需要企業組織中介進行復核,出具復核報告和意見,提交復核申請后可恢復IPO。“不過,可能會對IPO企業的進程造成影響。”王赤坤如是說。

      經北京商報記者梳理,此前由于瑞華、國融證券,電旗股份IPO停擺了半年時間。

      實際上,早在2019年6月21日電旗股份就開始申報創業板上市,之后創業板實施注冊制后,電旗股份重新向深交所提交了IPO申請,并在2020年7月6日獲得受理。

      暫不以2019年6月同期申報企業相比,僅以2020年7月6日同期受理企業相比,電旗股份IPO就已大幅落后。經Wind統計,中蘭環保、倍杰特、萬辰生物等多股均在2020年7月6日當天獲得受理,目前均已實現上市,而電旗股份目前仍處于問詢階段。

      應收賬款余額占比較高

      報告期內,電旗股份應收賬款余額占比較高。

      據了解,電旗股份是第三方通信網絡技術服務企業,主要向主設備商和通信運營商提供移動通信網絡優化及規劃服務、無線網絡工程服務和物聯網全流程物資管理系統集成服務,其中通信網絡優化及規劃服務收入占營業收入大部分比重。

      招股書顯示,電旗股份主要客戶為華為、中興、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愛立信,公司對前五名客戶(按同一控制下合并口徑)的銷售額占公司營業收入的比重較大。

      2018-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電旗股份應收賬款(含合同資產)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5.65%、83.29%、93.73%、204.15%,報告期內持續增長,該趨勢與同行業可比公司存在差異。

      對于上述情況,深交所也曾追問電旗股份,要求電旗股份進一步分析報告期各期期末應收賬款(含合同資產)占營業收入的比例持續增長的原因,與同行可比公司該比例的變動趨勢存在差異的原因。

      彼時,電旗股份表示,由于公司的客戶主要為設備供應商,完成設備商工作后,設備商還需要和通信運營商確認驗收后,才會向公司進行驗收結算,而同行業公司業務除了無線網絡優化和規劃業務外,主要還涉及工程建設和網絡代維,其業務主要客戶是通信運營商,該差異使得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結算環節更少,周期更短,導致該比例與同行業上市公司變動趨勢產生差異。

      另外,電旗股份還存在實控人持股比例較低的情況。

      股權關系顯示,電旗股份持股5%以上股份的主要股東有孔強、張垚、薛毅然和江蘇高投,分別持有公司34.9%、17%、16.26%和9.47%的股份,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孔強僅持有公司34.9%的股份,其他3名主要股東合計持有公司42.73%的股份。

      中國國際科技促進會科技產業投資分會副會長兼戰略投資智庫執行主任布娜新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IPO公司實控人持股比例如果較低,上市后公司股權會進一步分散,這會對公司未來控制權穩定造成威脅。

      電旗股份也表示,若公司所有或部分其他主要股東聯合,公司可能因股權分散造成控制權的變化,公司存在因股權分散而導致的控制權變化的風險。針對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電旗股份董事會辦公室發去采訪函,不過截至記者發稿,對方并未回復。

      此番創業板IPO,電旗股份擬募資3.02億元,投向運營總部及全業務服務網絡平臺建設項目、研發中心建設項目、補充流動資金,分別擬投入募資1.58億元、8404.04萬元、1.16億元。(記者 馬換換)

      關鍵詞: 北京電旗股份 IPO暫停 中介機構 A股上市

      <strike id="ysxro"><pre id="ysxro"></pre></strike>
      <table id="ysxro"><th id="ysxro"></th></table>
      <sub id="ysxro"></sub>
      <em id="ysxro"><source id="ysxro"></source></em>
      <big id="ysxro"><address id="ysxro"></address></big><form id="ysxro"><span id="ysxro"><option id="ysxro"></option></span></form>

          <sub id="ysxro"></sub>

        1. <wbr id="ysxro"></wbr>